王勉 | 今晚不说话,是我舒服的样子

王勉正处于过渡阶段。通过《脱口秀大会》出圈后,身陷最繁忙的“黄金三个月”,他决定冷静地“戳穿”:“不用刻意安排,三个月后就没那么忙了。”喜剧人善于戳穿,在人群中戳穿假象,在独处时戳穿自己。王勉的乐趣之一——我,刺痛你了吗?

王勉 

语言结构上的理解

录音笔刚被递到王勉跟前,录音键发出一声“滴”,王勉立刻接上了一句:“我以为是车钥匙呢。”——他下意识的反应。

只要他愿意,就可以有“开玩笑的能力”,除了脱口秀,还有直播和综艺,甚至此刻的采访,他都能轻松驾驭,接梗抛梗毫不费劲。

如果真要描绘一个生活的场景,王勉却并非如此,无论是在哪里,他都不想站在世界中心。他没有准备随时搞笑,反而更愿意倾听:“也许今晚一整晚都不说话,才是我最舒服的样子。”

无论话多的那个还是话少的那个,都是王勉,他从不抵触任何一种自己。

王勉当然喜欢和老板李诞一起喝酒,无论去李诞家,还是上海巨鹿路上的某间酒吧,理由单纯无比:“老板请客,我从不花钱。”说完这句玩笑话,他又认真地回答:“我喜欢这个氛围。”这可真是个令人舒服的氛围啊。

多数时间,王勉和搞脱口秀创作的朋友们一起玩耍,因为彼此可以达成一种理解,“这种理解未必是生活上的理解,或是心灵上的理解,而是因为长时间在一起,语言结构上的理解”。说白了,是知道彼此尺度和底线,对彼此的调侃、冒犯早已习惯,都是脱口秀演员,既能开玩笑,也得开得起玩笑。

王勉

在《脱口秀大会第三季》主题赛中,王勉“眼神闪烁”着阐释了什么叫“同事间的尴尬”,他弹着吉他唱道,“总是相互回避,没有共同话题”,变得亲密的最佳途径是吐槽“老板脑子真的有问题”。显然,笑果文化上下级可以把酒言欢,拉近关系的理由是:“不论董事长还是CEO,都开得起玩笑,而且,他们还指着我们‘开玩笑’呢。”

身在公司和出了公司, 氛围都挺融洽。即便如此美好,前段时间,王勉还是有了一些些抵触情绪。

“收获那么多,再有不满意,我也是有点儿太不要脸了!”他先为自己铺垫一下,然后又细说,“就因为每天工作占用了我全部时间,一累了就开始想——我这是为了谁呢?我也不想大火,没急于赚钱,是为了公司吗?公司在逼我吗?——后来发现,都不是。”公司不设KPI,给了王勉很多自由,如果他愿意,完全可以半个月什么都不干,“我处于一个过渡期,正在逐渐适应。公司给了我极大的保护,所有人投来的是善意”。

他告诉自己:没事没事,三个月后,自然没那么多工作了。

王勉身处娱乐行业中,台前幕后全做过一遍,最好的心态就是“不拿自己当回事儿”。前阵子,王勉和金靖一起合作,此前两人也没什么交流,可这一次见面,仿佛瞬间理解了彼此的处境。

金靖问:“最近累不累?”

王勉说:“有点儿累。”

“没事,忙三个月就不累了。马上过气了。”金靖对身旁的人开玩笑,“现在这可是我的竞品!”

王勉和金靖一样,同为素人出道,相似的视角,因喜欢喜剧走上舞台,被观众追捧,意外出圈,心中都有种莫名的慌张感;与此同时,他们也看明白,“这只是一份普通工作,很多事情没有必要”,不必沉迷,那些过度的客气也会随着艺人过气消失不见。

喜剧人总保持着格外清醒。

理想的人生不过就保持现在这般,无论何时,都可以自由出入酒吧,自在地生活,不必顾忌他人的看法,擦身而过的陌生人抱着极大的良善和理解,见面认出来,便打声招呼:“嗨,王勉,你也在这儿呢。”

王勉

我不想隐藏,也不怕了解

骨子里,王勉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完美主义者的天真之处在于,不切实地期望所有人都爱自己。随着年龄的增长,被世界“以痛吻过”之后,谁也知道这绝无可能。有些艺人成功“分裂”出一个分身,分身替自己承受口诛笔伐,真我躲在安全范畴内隔岸观火。

王勉做不到,他无法营造出某种人设,虽然他理解这样做或许能更好地保护自己。他宁愿观众了解真实的王勉:“我不想隐藏,也不怕大家了解,如果了解后你不喜欢我,你也许‘不属于’我,如果还能喜欢我,那多好啊。”

王勉在《脱口秀大会第三季》节节攀升,不负众望,最终摘得冠军,他把这归功于赛制改变——只要晋级就必须登台,这给了他极大的压力,也可以视作动力。

“之前两季,我们都是先读稿,稿子过了才有机会登台。我有时就不读,或者读了不过也觉得算了,压根不想参与这个竞选机制。这一次不同了,既然都要登台,我就不想丢人。我只是不想丢人。”

每次琢磨新作,王勉都很焦虑:“内心时刻想着,不干了,没意思,我在这儿干吗呢?还有两天了,这回死定了!”——磨磨叽叽,好在最后还都能想出来好段子。焦灼的逃避经验被王勉写入了那首《逃避之歌》,当时他正处于彻底的绝望中:“半决赛肯定要垮了。我要能进,就把头发给剃了——等等,为什么不提前剃掉呢?”

他来到楼下常常光顾的理发店,跟相熟的师傅说,全给我推了吧。师傅手下留情,替他留一点儿长度。回家后王勉对着镜子瞪了20 分钟,这不行,太帅了,还有点儿像陈伟霆呢——我只是说发型啊。依旧不折不扣的美少年,哪来的冲击力啊。转身再下楼,对师傅说,给我推到最短!师傅问,你为什么这样?王勉大义凛然道:你理解不了!

结果大家都瞧见了,是舞台上脱帽子那刻的炸场效果。

王勉

相较小伙伴周奇墨或ROCK,王勉自认没有那么强的表达欲,做喜剧只因为自己写出来能得到认可,挺开心。“这两者的内驱力不同,他们即便不收获名气,不在线上做演员,也会通过线下这个出口表达自己,负面情绪需要一个宣泄口,而我,可以自己消解所有的情绪。”

他是喜欢独处的,觉得一个人享受独处是幸福的。他甚至越来越珍惜睡觉前“干熬”的那段时间:“即便知道明早8 点要起床工作,也一定熬上那俩小时。”

从小到大,王勉养过许多宠物——“目前家里有只猫,是6 月份我捡的流浪猫,原本还有一只‘边牧’,因为疫情带回老家给我爸妈养着,现在还没带回来。其他,我还养过乌龟、蝾螈、兔子、蜗牛、鹦鹉……

鹦鹉15 天大的时候就抱回来了,它身上还没长毛呢,我一天喂四遍,当了它的妈妈。”最新感悟是:“它们对我陪伴的意义更大,我对它们,有点儿愧对,只是喂养。我需要的时候,让它们陪伴我。”好在,家里的那只猫也不怎么爱搭理他。

王勉还会一个人去看电影,像《复仇者联盟4 :终局之战》《我不是药神》什么,他都一个人去看。王勉双臂环抱胸前,一脸认真:“其实,我这人很敏感的。看电影我会流眼泪,有时候还故意挑个时间去哭一哭。成年后,很难有机会流眼泪,通过这种时候可以释放生活中累积的许多压力。”

从大四一脚迈入“喜剧”行当,王勉不断持续地被掏空,他深感自己的人生阅历太薄,薄薄的经历搁在银幕前,一经公开,便如水雾般散去,没了痕迹,无法一再重复,他继续为此焦虑着。

“未来我还得去‘线下’表演。”虽然懒——这是王勉给自己的评价——但还希望直面观众,没了后期剪辑的挽救,只能靠自己急中生智、临场发挥、灵机一动,重建起垮掉的片段:“只要还想着要出内容,我就一定不能脱离观众,不然会被遗忘和淘汰的。”

 

编辑:孙菁Vivienne、爱丽丝 / 摄影:JulianSong / 造型:孙菁Vivienne / 发型:沿子Yanzi / 化妆:Jonathan / 制片:Bibo(软柿子) / 时装统筹:Kiara / 采访、撰文:陈惊雷 / 文字编辑:爱丽丝

sblive73.com 58335.com sb87.com sb10.com 申博手机APP版登入
5sbc.com 63sbc.com 42sbc.com 10sbc.com sb50.com
53sbc.com sb29.com 78sb.com 981msc.com sbc16.com
申博正规平台 34sblive.com 菲律宾太阳城娱乐官网登入 97suncity.com xpj7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