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鹏 | 那些本不该属于我的

付鹏环视化妆间,说,有种抽离感,觉得这一切不应该属于自己:“我没什么过人之处,付出也不算特别多,却得到了这些。有些人很努力,得到的还没你的1%。”时势造英雄,也造就很多新的可能,疑惑或许找不出完美答案,好在这疑惑只困扰付鹏几分钟。

付鹏 

佛系与斗志

“就只是当聊天而已,”付鹏发誓这次事先他完全没看过采访提纲,“我就随意讲的啊。如果当成工作,就先写好一万字的稿子,然后来读了。”

采访当日距付鹏个人直播首秀刚过去两周时间,据小红书官方数据,这一次的直播时长近5 小时,总观看人数约74 万,最高观看人数破17 万,累计人气值高达2 亿,位列小红书站内当日人气榜和带货榜第一。

付鹏对直播的流程早已熟稔于心,但开始前还一直在做心理建设,这些“建设”针对舆论声音,“如果卖得不好怎么办?数字很差没有人看怎么办?——和之前对比,曾经如何如何,如今如何如何——我很担心这一类的声音”。

到了开播前一秒, 倒计时起,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开始!

像极了影视剧中的新闻主播(都是主播),一旦camera 运转(信号通过网络发出),就什么都不想了(也来不及想了)。身体里有道开关,运行起来,即刻关闭焦虑。

人总得先过了自己这一关。

随着进直播间的人数越来越多,支持安慰祝福接踵而至,朋友为他增人气刷礼物,付鹏心情好了起来。一直以为付鹏内心喜欢“直播”这件事,才执念回来单打独斗。他却说只是随了朋友的建议:“朋友说,你不要那么佛啊。有蛮多粉丝cue 我,身边的朋友也告诉我,去做吧。我很容易被别人推着走。”

他既享受在幕前被关注,也要在幕后的安全感。

“我什么都想要。”轻柔的语气让付鹏的“贪心”显得更像羞涩的许愿,“只要把外面的声音抛掉,只取想要的部分就好。现在我不听那些乱七八糟的声音,否定的声音、质疑的声音、难听的声音……”

真正以主播身份进入直播界前,付鹏已是小有名气的美妆博主,开箱分享,拍摄vlog,带他的宠物一起当“网红”。“但拍视频或做直播,”付鹏稍稍停顿一下,“说实话,我都不是很喜欢。我只是喜欢分享,但通过剪辑和传播之后,味道会变掉,不是我最初想要的感觉,无论如何都无法100% 地把真实的状态传递出去。”

按他的性格,会更喜欢属于朋友之间、聚会之时的私下分享?

付鹏

他想了想:“差不多是那样的感觉。”

“我的分享不是很有激情的方式,在视频或直播里,不能像我现在说话的样子,要让自己的劲儿提一下,加一点儿表演的成分,但我本人又抗拒‘表演’,所以很矛盾,”他的声音缓缓的,听不出太多的起伏,“如果在视频里我这样讲话,你直接就划走了。”

其实,我们看到的Vlog 里的付鹏也是欢快的。

“是哦?”他抛出一个轻轻的问句,“必须这样啊。”

会不会有点儿勉强自己?

“一点点。”是更低的声音。

付鹏不掩饰他的矛盾:“我就是这样的人啊,又想又怕。”

当然可以不去细究缘起和开端,只要结果好,便值得庆贺。一个又一个实打实的灿烂数字足以叫付鹏忘却忧惧:“商家满意、品牌满意、粉丝满意,我就满意。我说真的。”

甫一出场,付鹏就赢得满堂彩,昔日同行岂不又成了此刻的对手?“没人会把我当对手吧?”他露出惊讶的表情,似乎从未考虑过这一点,“我觉得我蛮透明的,又不争不抢,又不骂别人,我接触的同行都很peace 的。”

有位博主某次和付鹏抱怨,为什么自己卖得很烂。付鹏帮着他一起分析,大聊特聊推销策略。然后对他说:“下次我来卖,我要卖得比你好。”

这算是某种“斗志”吗?付鹏自问自答,“算吗?算一点点吧。”

付鹏

和化妆品的独处时间

自从进入直播界,付鹏过的一直是“欧洲时间”。生物钟调到凌晨5 点之后才入睡,直到中午之后起床,下午工作,晚上去健身,约朋友吃饭、逛街,凌晨一两点回家。

“我的朋友们都过着‘欧洲时间’啊,表面上,大家说着‘晚安’,实际上之后又开始过各自的夜生活。”

付鹏独自一人的夜生活是什么样的呢?

“独处的时候,我通常做的事是——护肤、按摩、贴面膜,玩游戏,刷微博——就和大家一样吧。”看似一样,若细究起来,才发现不同,付鹏在化妆台上一坐一两个小时,“没事自己化化妆——试产品,需要试很多东西,这个水那个乳,这个粉底那个遮瑕,卸了涂,涂了卸,我觉得还挺解压的。半夜2 点,一个人坐在那里化妆,是不是画面挺诡异的?”他最喜欢是用眼霜涂全脸,“真的比面霜更滋润,因为精华很浓”。

提到妆,这才注意到付鹏的嘴唇非常红。似乎在镜头前,它总是这样红的,不知道此刻是不是也上了妆。

“和化妆品单独相处的时间,没有任何杂音,你可以真切感受到化妆品好还是不好,心里会有答案。白天在会议室里,大家试品,周围有各种各样的声音;到半夜2 点,屏蔽了外界的声音,只留下自己心里的声音。”

这样一描述,像极了某种施展魔法的场景,瓶瓶罐罐、层层叠叠、时光停驻或是逆转,也许涂抹化妆品的仪式本身就像魔法,“是真的啦!”

回溯个人经历,进入直播行业前,付鹏和同龄人一样,“普通青年,上班下班,周末想想哪里好玩”;接触直播后,付鹏来到上海,“高强度的工作,没有社交,我觉得自己是一个机器人,没了思考的能力,只想明天的工作是什么,下一个工作是什么”;现在的阶段,慢慢又回复到最早的节奏,“工作就工作,生活就生活”。

他相信,即便在上海这座都市里,也可以活出悠闲的感觉。

付鹏

“看看展,逛逛公园,周边游一游。”如此的生活如此的状态如此的人是需要强大的物质支持的,不然身处节奏飞快、中国消费最高的城市里,哪敢有些许的懈怠和悠闲呢?

“我有啊,我可以有。”付鹏已为自己的人生做好规划,“我不可能做一辈子的‘网红’,做个三五年,遇到人生伴侣,就会有其他动作,慢慢减少工作,去学习新的东西,去旅行。我常和身边朋友说,未来几年会在旅行的路上,也可能在新西兰定居两年。蛮感恩的,可以有这样的条件。”

年轻的时候——十八九岁时,付鹏渴望建立属于朋友的乌托邦,“大家住在一起很开心”;现在觉得,“朋友间也要保持距离,才更美好,才能走得更远”。

他笑自己分享了一个所谓的人生大道理。

“心境转变不是一两个故事就能说清楚的。我从小地方来到大城市,算是小镇青年的蜕变,经历了太多太多,身边的朋友一拨换一拨,来的去,留的走……”

有没有某个人从头陪到现在呢?

“哪有这么好的事情!”他感伤,但不会难过,“只要陪你走过一段生命,对你有一定的意义和帮助,那么,每个人都是有意义的。”

佛系心态已渗透付鹏的每一道肌理,工作、生活、交友、独处,他以冷静但不冰冷的态度看待每一个在社交场合遇见的人。他知道有些人是“技巧派”,在灵活使用固定模式与所有人打交道;也看得出有些人口中吐出每一句话,都只为了凸显自己。他看着,不说透不代表看不透,甚至有时,当他看见所有人内心的目的和渴求时,“会觉得他们还挺可爱的”。

他想,他是可以包容许多人许多事的,“只要不伤害别人就好”。

直播这几年,付鹏也曾手忙脚乱,有过无法掌控自我的糟糕时刻,所以现在的平静才如此可贵,是一种似乎抓住了自己人生的感觉。

 

编辑:孙菁Vivienne、爱丽丝 / 摄影:JulianSong / 造型:孙菁Vivienne / 化妆:Jonathan / 发型:沿子Yanzi / 制片:Bibo(软柿子) / 时装统筹:Kiara / 采访、撰文:陈惊雷 / 文字编辑:爱丽丝

79gvb.com xpj8668.com 77msc.com 162msc.com 十大博彩现金网申博
申博游戏客户端登入 申博代理 申博sunbet开户 申博亚洲上网导航 申博360网址
菲律宾申博娱乐官方网 申博太阳娱乐 申博太阳网 申博太阳城官方网址 申博138真人在线娱乐
皇冠娱乐场注册送10 菲律宾申慱娱乐网 申博真人娱乐登入 菲律宾申慱娱乐管理网 太阳城集团网城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