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可爱 世界不坏

年末将至,回看2020,实在不算可爱的一年。一颗心始终悬着,我们格外需要治愈,需要见之忘忧的陪伴,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在动物森友会的岛屿中流连忘返,在绘本动漫的世界里寻找被接纳的安全感,乐此不疲地抽盲盒收集玩具做伴……因为那些可爱的元素,只一眼,就让人觉得天真又浪漫。

顺时针:陈小桃、寂地、Yoyo Yeung、郭斯特

年末将至,回看2020,实在不算可爱的一年。一颗心始终悬着,我们格外需要治愈,需要见之忘忧的陪伴,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在动物森友会的岛屿中流连忘返,在绘本动漫的世界里寻找被接纳的安全感,乐此不疲地抽盲盒收集玩具做伴……因为那些可爱的元素,只一眼,就让人觉得天真又浪漫。

日本学者四方田犬彦在《论可爱》一书中曾描述,人们之所以容易被萌文化俘获,是因为“萌”是不守护它似乎就很容易受到伤害的小东西,拥有将人们引领到漫无目的之梦想世界的能力;一旦施了“萌”这种魔法,无论多么平凡的事物,都会迅速充溢着亲切感。我们采访了四位可爱的治愈系创作者,她们用自己的经历和感悟煲出一碗碗御寒的暖汤,告诉我们除了萌萌的表象,可爱是在温柔地化解尴尬,给伤心换一副面孔,是哪怕心里破了个洞,让它透透风也无妨的豁达。

如果生活不够可爱,就拍拍心上的灰,让心情明朗起来。这样始终怀抱希望向前看的我们,依旧无敌可爱。

陈小桃

陈小桃 26 岁

《野萌君》 系列表情包创作者,代表作《热干面加油》《稳住,炸酱面》

不怕不慌,我们还能继续可爱

沉重现实前,容得下一点天真吗?野萌君表情包创作者陈小桃用“一碗热干面”证明了:可爱不会让我们在现实世界迷失,反而让我们更能拥有相信的力量。

年初疫情最严重的那会儿,武汉封城。她每天起床打开手机,觉得自己被各种消息压得喘不过气。

她试图画些温暖的作品纾解,于是创作了《全国美食为热干面加油》的漫画。煎饼果子、肉夹馍、大闸蟹、小鸡炖蘑菇等各地美食,都化身卡通人物,戴着口罩围在医院窗外,为躺在病床上的热干面加油。这幅画被网友大量转发,甚至出现在了武汉的方舱医院中。她的画让相隔千里的人,跨越万难地同框,引起了无数共鸣。

当一根戴着口罩的山东大葱、一只来自广东的粤式虾饺的目光里都充满善意,比一句“隔离病毒不隔离爱”来得更让人信服。网友在她的作品下评论“:佛跳墙宝宝的口罩没有戴好,大家快点提醒它”“大葱都生病了,但是依然想要照顾好热干面”……每个人的心里都藏着这种天真看世界的态度,她也从中再一次确认,可爱自有其强大的力量。

陈小桃的职业是原创作者。自2015年起,当时还在读大学的她就创造了野萌君的动漫形象,这一系列表情包累计下载超过3.8亿次,累计发送量超过100亿。这个数据代表的是,在无数用文字和语音无法完成的对话里,是野萌君和它的小伙伴,用可爱和善意的形象,填补了那些需要表达但又不知该如何说的失语时刻。

在设计野萌君时,陈小桃把它想象成一个能让人会心一笑的、呆萌暖心的存在。它是因为太爱睡懒觉,以至于把黑眼圈都睡没了的熊猫,但后来总被不明真相的人当成河马。身材圆滚滚的,只有两粒小小的眼睛,透着股人畜无害的懵懂和天真。虽然“贵”为熊猫,野萌君也需要上学和上班,会打鸡血说“我爱工作”,会偷偷“摸鱼”,生活里的酸甜苦辣没少尝。她从生活里捕捉到那些开心、难过、尴尬或孤独的场景,让野萌君用独有的可爱姿态在里面“摸爬滚打”。

有时小桃也会被粉丝的反应萌到,“之前有人给我留言,说虽然我是一个30多岁的汉子,但我还是很喜欢野萌君,请告诉我,我不是一个人。结果真的有人回复他,兄弟你不是一个人。”喜欢可爱的萌物不是女生的专属,所以她没有具象野萌君的性别和年龄,这样大家都能从它的身上继续看到自己的影子,也让那些在现实生活中在别人眼里可能与可爱无缘的人,拥有萌一把的权利。

疫情时曾有人质疑,对可爱的依赖是对现实的逃避。但小桃觉得,“逃避是明明发现了问题还不面对,通过可爱的表达让自己心情好一点,可爱,也是面对现实的一种态度。”正如那些羞于跟陌生人打交道,于是先发一个表情去破冰;被上级催促后,用可爱的表情缓解紧张;担心自己的语气太严肃,所以每句话都要配上萌萌的表情包的人……他们都在可爱地解决问题,也许那姿态并不算多伟岸,但背后,是不应被低估的沉甸甸的勇气。

Q&A:

你曾经被什么治愈过?

陈小桃:我喜欢看一部漫画叫《角落生物》,设定的一群小生物都喜欢窝在角落里,正好对应了那群不太爱表现自己,或者是一出门就喜欢把自己隐藏起来的人。可能你会觉得这是一种弱点,但是看到了这些作品,发现世界上也有很多这种可爱的小东西陪着你,就会觉得这不再是某种缺陷,反而是独一无二的特别之处。

2020 经历过的哪个瞬间让你觉得,生活还不算太坏?

陈小桃:我画完“热干面加油”的漫画后,收到了很多私信,武汉的朋友留言说因为这幅画他们感受到了温暖与希望,还有好多学生自发地临摹了这幅画,去做黑板报,公益活动等等,我画漫画的初衷是希望把温情传递给大家,没想到大家又以各种方式把这份力量传递给了更多的人。

寂地

寂地 37 岁

绘本漫画家,代表作《MYWAY 我的路》、小说 《踮脚张望的时光》

心里的洞,画笔去缝

眼前是深深浅浅的蓝,有人将它定义为悲伤,但在绘本漫画家寂地看来,那是一种安静的快乐,里面藏着大海和天空的广阔。举起画笔,她对颜色的运用时常打破常规,这不仅让她画中的世界如梦境般唯美,也让她的画作传递出奇妙的安慰人心的力量。

出道16年,出版25本书,寂地的创作始终都围绕着“治愈”二字。十几年的跨度里,那些深夜里独自捧着它入睡的少女都长成了大人。在这一系列以旅程串联的绘本中,寂地让主角V先生和少女小浣一路与各种陌生人相遇,听他们讲述一个个关乎孤独、成长、梦想、爱情的故事。她相信人并不孤独,一个人亮出自己的伤口,将其缝补,无形中就能安慰到另一个背负着疼痛却发不出声的人。

她是从人生的黑洞里闯出来的幸存者。小时候,父母离异,她经常转校,孤独和被抛弃的自卑感变成了画笔下的圆圈、火柴或一片蓝;只有在画画时,她才能获得平静,但在终于因为成绩差变成艺术生之前,她还会因为手上的水彩痕迹挨打;2004年10月,21岁的她凭《MY WAY》获得了中国动漫金龙奖最佳绘本漫画奖,一直鼓励她追梦的妈妈想陪她去领奖,但她因为不好意思拒绝了。一个月后,与她相依为命的妈妈因为一场车祸意外去世。当悲痛还没来得及被消化,她还需要靠连载漫画挣学费养活自己。

在那段时光里,她除了上课就是画画,用画笔蘸取现实命运的沉重,混合所有她需要的颜色,为自己画出渴望的光与暖。真实地在黑暗里跋涉过,她庆幸自己能靠绘画疗伤,同时也意识到,跟手握画笔的自己不同,这世界上还有很多人甚至无法好好表达自己的伤心。她开始有意识地把治愈作为自己的命题。“当我需要温暖,或许有人也刚好需要。”寂地想,她可以用绘画和文字温暖自己,而如果它们对这个世界,给在黑夜中同行过的人带去一点治愈的安慰,那就是非常幸运的。

故事被画出来的时候,寂地无法设想谁会与它们相逢,但有些读者会主动找到她,跟她分享人生遇到的每件大事,从高考到找工作,再到结婚生子。没有新书出版的日子,寂地会在微博上同一百多万粉丝分享自己跟丈夫在大理充满烟火气的生活:花草树木、小猫与狗、天空晴朗、晚霞翻涌、家常饭菜……偶尔也会诉说创作的苦恼,但最常发的是一幅幅温柔的小漫画。

她觉得,软绵绵的话里其实没多少治愈人的力量,治愈首先要面对现实,而在绘本的世界里,我们可以有另一种拥抱现实的方式。就像,命运如果给了你一片忧郁的蓝,你可以把它看成可以游泳的大海。

Q&A:

生命中经历的好与怀,哪个对你的创作影响更深?

寂地:好的部分赋予我幽默感,坏的部分赋予我深度。它们都是一首歌里的音符,所有经历我都感激,并且努力去喜欢,去消化。虽然坏的我不怕,但还是希望好的多一点吧。

有时候,“治愈”和 “鸡汤”可能就一步之遥,两者之间的差异是?

寂地:它们天差地别,无法比较。但很多鸡汤喜欢给自己贴治愈的标签,时间久了,人们对词语的感觉就模糊了。我觉得治愈是最用心的厨师用最好的材料精心烹制的食物,装在朴实无华的碗里。鸡汤是别人吃剩的地沟油泡面,装在高级的漂亮盘子里。

最近你被什么治愈过?

寂地:能治愈我的,常常是残酷而坚强的作品。最近我读了季羡林的《牛棚杂记》。虽然从未有人这样定义它,我却觉得它是治愈的。在浩劫年代经历了种种不公平的残酷伤害,他依然热爱自己的生活和工作,保持了乐观和幽默,令我非常感动。

Yoyo Yeung

Yoyo Yeung 24 岁

潮玩设计师、插画师、雕塑家,代表作品 盲盒Kenneth 系列

成年人要的惊喜,一个盲盒就能装得下

如何毫不费力地体验一段迷你版的冒险,给生活来点惊喜和新鲜?95后潮玩设计师Yoyo Yeung的建议是,抽个盲盒试试。盲盒的概念起源于日本的福袋,里面装的通常是卡通玩偶,不到打开的那一刻,都无法预料买到的款式究竟是什么。Yoyo把那些注入了自己情感的玩具藏进盒子里,等待它们成为下一个童心未泯的大人生活里闪着光的小期待。

作为盲盒设计师,Yoyo自己也抽盲盒。那是一种特别矛盾的心理—“会一边默念自己想要的款式,但同时又会冒出另一个‘可能越想要的越抽不到,还是想点别的吧’的念头。”害怕愿望不能成真,却又忍不住期待,在盲盒面前,每个人都会心跳加速。你知道某个盒子里一定藏着它,也许是下一个,也许是下下个。一旦抽中了心心念念的隐藏或者限量款,那种突如其来的幸福感对平淡生活来说格外治愈。也许对盲盒的“瘾”,不是每个人都能理解,但它的魅力恰恰不在于简单的“购买”和“得到”,反而是因为可能得不到,得到才更让人执着和珍惜。

成长,是Yoyo设计的第一套盲盒“Kenneth的平行世界”的主题。这个灵感来自Yoyo 2016年在英国坎伯韦尔艺术学院创作的毕业作品,玩具不能只有风格,Yoyo相信,它还需要触动人心。在为他人制造惊喜前,她首先治愈了自己。kenneth的原型是Yoyo在逛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时看到的一只耳廓狐标本—这是世界上身形最小的狐狸。在独自留学海外的时光里,她用从各处收集来的玩具、毛绒娃娃和艺术品填满了自己的房间,也包括这只在博物馆买回的耳廓狐毛绒玩具。最孤单的时候,总是这些毛绒玩具,接受她的害怕与脆弱,支撑她的内心世界。她想,在平行世界里,也许每只毛绒玩具都有自己的灵魂。所以,她构思了一个故事—耳廓狐毛绒玩具Kenneth陪伴在小女孩的身边,因为小女孩对它纯真的爱,Kenneth被唤醒后,独自踏上旅程,经历冒险去看更大的世界。

除了kenneth,因为小时候爱看蝙蝠侠,Yoyo还创造了以蝙蝠为原型,有着灵动大眼睛、招风耳和猪鼻子的外星小蝙蝠Yok i。它披着厚厚的斗篷和围脖,跟冬天时因为渴望安全感,所以爱用围巾和外套裹住自己的Yoyo很像。同样的斗篷也曾出现在耳廓狐Kenneth的身上。在Kenneth最新的魔法师系列里,它褪去了小时候的娇憨,变得目光笃定,披着斗篷,像随时可以保护小女孩的战士。Yoyo在盲盒里留下一张字条“:随着女孩的成长,慢慢独立的她不再需要玩具的陪伴,而渐渐成年的Kenneth感受到是告别的时候了。”

在真实的世界里,长大了的小女孩在人生不同的阶段会遇到不同的人,她与他们一一告别,并安慰自己离别并不一定是难过的。“ 就像我们每个人长大了都需要离开家的怀抱,出去冒险,只有经历了磨炼,才能慢慢找到自己的目标。”而回到自己的房间,看到玩具们都还在,像是守护者,给她足够踏实的陪伴。就像城市里虽然看不见流星,但至少,大人们还可以对着盲盒许愿。

Q&A:

你会怎么去形容被可爱治愈的感觉?

Yoyo:感受的事情很难去用语句具像化。我觉得可爱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纯真,我理解的治愈, 也许就是欣赏大世界中小萌物的美好吧。

相比于人或真实动物的陪伴,玩具的陪伴特殊在哪儿?

Yoyo:我很喜欢与动物接触,觉得能够卸下所有的包袱和面具去开心面对,它们都很单纯,而我也能保持内心的单纯,所以我的创作也是以动物为原型。玩具除了本身角色设定能够让人产生情感寄托,你也可以赋予它新的故事,还可以随时随地携带。每一次收集回来的玩具,都会保留着一段回忆。围绕在身边的时候总会觉得很热闹,而且每个阶段对于自己收集品的理解又有不一样的层次,我觉得很有趣。

郭斯特

郭斯特 36 岁

动画导演、粉丝千万的漫画作者,代表作《怪物先生》《有狐:给我来个小和尚》

可爱虽“ 浅薄”但有用

瓷砖上有一道缝,那是别人眼里碍事的裂痕,而郭斯特会在脑子里描摹出它的形状,这里补一只耳朵,那里补一双手,想象它可以变成什么可爱模样。

身为80后,她的生活里好像并没有那些“三十而已”的一地鸡毛。身边的朋友总问:“ 都一把年纪了,你怎么还是小孩心性?”她答:“ 年龄是没有办法抵抗的,它一定会往前走,但你选择怎么生活,怎么看待世界,又是另外一回事。”拒绝复杂,向往轻松、治愈向的东西,是郭斯特为自己定下的生活基调。作为动画导演、微博粉丝过千万的漫画博主,在创作时,她也下意识地做着同样的选择:主人公经历了一系列的危机和波折,按照戏剧逻辑,结局可以光明也可以暗淡,但她永远都选择上扬的那个。

2019年,在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进修的郭斯特执导了人生第一部动画短片《怪物先生》。学校里,其他同学大多选择做严肃类、反思性的题材,只有她在做治愈向的内容。短片讲述了怪物先生和一只会时不时放出臭气的小东西的故事。他们原本生活得非常和谐,但有一天小东西在怪物先生心宜的对象前丢尽了脸面。于是怪物先生把自己和对方都锁在房子里,直到一场大火逼得他进退两难,他需要在逃生和重新面对外界的嘲笑前做个选择。

故事的结局,是其他小动物合力把他们一起救了出来。当怪物先生醒来再试图去藏起让自己丢脸的小东西时,发现原来每只小动物身后都跟着这么一个丑丑的小东西—兔子的小东西缺了一颗门牙;鳄鱼的小东西是对眼;当猫咪摘下帽子,它已经掉光了头发。怪物先生也因此放过了自己。

这个故事像是郭斯特与自己的一次和解。小时候,她觉得自己个头不高、成绩也不好,哪儿哪儿都是缺点,“我们可能都有自己一直以来想逃避的副本,都有肮脏难堪的一面,可故事的最后,我们都会在自己的热爱里闪闪发光。”在弗洛伊德的《创作家与白日梦》里,她曾读到,“一个幸福的人从来不会去幻想,只有那些愿望难以满足的人才去幻想。”她喜欢圆满的东西,但现实生活里往往残酷且不尽如人意,所以她就用创作去弥补那些遗憾。

郭斯特这个笔名就是她最早创作的卡通人物的名字。2012年,她还在一家网游公司任美术主创,因为有感于自己麻木并充满中年危机的社畜生活,就创造了郭斯特这么一个戴着睡帽、传递爱和正能量的小精灵,口头禅:“ 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以前她也怀疑过,跟严肃文学比,动漫是不是太轻巧、不够深刻。少年时期她看《百年孤独》,觉得这种大部头才值得去阅读。但长大后,再想起这本书,最受触动的不是奥雷里亚诺上校一生发动了32场战争,遭遇了14次暗杀、73次埋伏…… “而是马尔克斯上校发给奥雷里亚诺上校的电文中的一句话:奥雷里亚诺,马孔多在下雨。”这句留在她记忆里的话,让她感受到无限的温柔,无限的治愈,还有浓烈的乡愁。“我才慢慢地领悟到,在现实的那种可以形容为是深渊或者是很残酷的东西面前,反而这种简简单单的温柔,才是我们最终的追求。”

Q&A:

生命中经历的好与坏,哪个对你创作的影响更深?

郭斯特:还是坏的,有一句话不是说“今天的太阳真好,还好昨天晚上没有死掉”,你只有经历过那些东西,才会更趋于珍惜,去拥抱明天的太阳。

你曾经被什么治愈过?

郭斯特:电影《寻梦环游记》。“遗忘才是死亡的最终点”,能把死亡这么残酷的东西给解读成这样,真是太温柔了。我的一个感受是,真人电影带给人更多的是对自我本我超我的探索,对个体和社会的思考或反思;动画电影带给人更多的是温暖治愈和抚慰人心的力量。我爱动漫,是因为就算今天累得半死要被全世界打败了,汲取能量后还能获得面对明天的勇气。

 编辑:Xian、采访:凌青、部分摄影:郭航、后期:郭航、视觉:玉清、妆发:刘效麟

712msc.com 太阳城官网开户 41sun.com 66sb.com 申慱直属现金网
31kcd.com 73sun.com 57gvb.com tt388.com 60tyc.com
31msc.com msc90.com msc33.com msc2.com 39tyc.com
申博手机怎么登入 923msc.com 申博亚洲开户登入 15kcd.com 40rfd.com